快遞到香港

发布投稿
客服热线0716-5118811

又读《松西河》

2016-07-05 15:45:37

来源:公安新闻网

阅读:1042

评论:0





 



       前几天翻拣纸堆时,居然寻出一本《松西河》的合刊来,心头蓦地一颤,便隐约有了种巧逢故知的感觉。

       这薄薄的一册《松西河》是1993—1994学年度的合刊。封面是浅蓝底色,中上部遒劲有力地题了“松西河”三个大字,字下方是一脉清水东向,一轮旭日飞举。整个画面朴质无华但又透着盎然生机。

      记忆中,里头是收录了鄙人几篇拙文的——都是些令人汗颜的玩艺。这些早期习作当时写过也就丢了,多年来已然绝迹,便是要反观其幼稚亦不可能,孰知在这里碰到它们。书已经破旧不堪,封面脱落了,由于时间太长,加之久不见天日,书页变黄了,脆了,翻动时,纸屑直往下掉。这些如何不叫人惊喜交加呢?

  《松西河》是金狮中学松西河文学社的社刊。我就读于金狮中学时,松西河文学社已经颇具规模,且经常举办专题讲座、作文竞赛、郊游等活动,这一切都让年少多幻想的我欣羡有加。由于喜爱写作,嗣后又在全校的作文竞赛中有着不俗表现,所以很快我就被招进了文学社。 

      当时的社刊《松西河》比较朴质,说得不中听些,称得上寒碜。就是每个月用油墨印几篇范文张贴在各个教室,供同学们观摩。一般只有四张,偶尔也出现过六张,从未装订成册,入选范文的标准也很苛刻。据说是全校语文骨干教师共同商定推出,很隆重,虽然不是正式变成铅字,但看着自己的文字散发出阵阵油墨清香,那感觉也是非常爽的。我也有幸忝列这清香之中,好像是篇叫做《品茶》的文章吧,看着同学们围了那期油印的《松西河》叫好,我兴奋得像喝了二两白酒。 

      没过多久,学校领导注意到《松西河》,且日益重视起来,后来终于听说了要编个集子的消息。我那时正读初三,课余也试着向外界投稿,先后发了几篇小文章,于是文学社的负责老师向我约稿说:“我们这次编的集子是代表我们文学社、学校的形象的,所以稿子的质量一定要保证!”可惜我所写的一些东西质量难尽人意,编进集子里怕连绿叶也做不得呢!——这便是手头这本集子了。

   我抖擞着手翻开这记载着陈辛往事的册子,心里面是怎样的忐忑不安啊!那是一种害怕见到自己“衔指头,出屁股的照相”的感觉。先读同龄人文章,惊羡于其文笔清新、情感率真的同时,愈加担心起自己笔力不逮的境况来。依照目录一一寻到自己名号,迭次品读之余,心头不知是庆幸还是欣喜,居然松了口气。这几篇小文情感是幼稚的,却也是纯真的;笔法算不上娴熟,却也颇见心思。较之我现在笔底玩弄技巧花样,似乎也不见拙劣。 

       一面翻拣,一面又沉浸于往事中。由于经常参加文学社的活动,与那些指导老师也慢慢混熟了,他们热心支持、积极鼓励我进行文学创作,可惜我总不得法门,一直游弋在文学殿堂之畔,所幸不曾辍笔,陆续也发表了些文字,也仅是塞责而已——聊以告慰远方《松西河》师友的支持和企盼。 

       现在,听说《松西河》又印刷出版了若干精美的集子,里面的文字想必亦如松西河水一般甘甜清亮,同饮此水且放舟中流的我祈愿《松西河》一如既往奔向远方!



 

关键词:

人已打赏

      ×

      打赏支持

      打赏金额 ¥
      • 1元
      • 2元
      • 5元
      • 10元
      • 20元
      • 50元

      选择支付方式:

      打赏记录
      ×

    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

      共0条评论
      加载更多